Beijing Huijia Private School 北京私立汇佳学校

您的位置: 首页 新闻活动 汇佳视界

汇佳毕业生成长自述 | 纽约大学,没圆梦,我的梦还远着呢!

发布时间:2020-04-03 15:32:20 点击:210

这一篇汇佳毕业生的报道,我们突发奇想想让学生自己来写。



李碧滢,刚刚拿到纽约大学的offer,在汇佳时经历丰富,USAD、叶圣陶杯作文大赛屡获奖项,既喜欢“温柔”击剑,也喜欢“凶狠”阅读。






这个才华横溢的女孩子,将会用什么文风来描述自己的故事?

对于青春时光,她有怎样的酸甜苦辣?offer申请有着怎样的曲折和迷茫?

对于未来,她又怀着什么憧憬?


从轻快跳跃、灵气满满的叙述中,或许你能一窥这个孩子的个性,精灵古怪中带着沉稳大气,也能感受到汇佳学子独有的真实与从容。




矫情预警!!非战斗人员请撤离!!


几天前的下午,收到杨主任的微信:“碧滢,下午三点半联系我一下。” 一觉梦回申请,吓得我从网课的小被窝里钻出来,打开电脑确认我的确是录取了, 不用写文书了。


下午他说:你写个文章讲讲你的申请感想吧。

我说不一般都采访吗?自述多不好意思啊。

他说丫头没事儿。说实话就成。


我一度是惶恐的。比较理想的结果往往会抹去申请时候的兵荒马乱;若是把申请时在汇佳做过的称得上是“成绩”的事和校外的活动罗列出来,怎么看都像是非常自信的“榜样”,顺理成章的拿到offer。事实当然不是这样子的,事实更为局促、迷茫、苦甜参半。


但老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是带笑的。笑声很浅,笑意很深;带点笃定的味道,倒和最后提交申请的时候那声“成了”隐约重叠。谢谢他一如既往给我信心,我所以说:好。


打开电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发现桌面上乱七八糟铺了满满的签证资料,浏览器是一页b站,一页小说,一页哲学IA资料,备忘录里卡着一些随想随写的矫情片段,微信里屯了好久没回的消息,文件夹凌乱,一时间都找不到Word的图标。


好嘛,上了什么学校,我到底还是我。





关于失败


我的申请历程谈不上多曲折,但也的确状况频发。我并不是一个很擅长考试的人,考试估计也不善于应对我:单单几次托福,竟然把黑屏、迷之取消、withhold成绩等特殊情况碰了个遍,跌跌撞撞花了比预想多很多的时间才达到理想分数。


CTB组解散,XWeek活动飞去美国错过了校内的考……好像我每尝试进一步,都要付出一些意想不到辛劳。


12月ED出结果,我收到了来自哥大巴纳德学院的defer。杨主任甚至没有怎么安慰我,就拉着我快速跳进了ED2和RD的申请,他是懂我的。


决定申请纽约大学的ED2并不是一个冲动的决定,毕竟我择校的优先考虑就是发达的地理环境和优越的发展机会,但这个决定也着实不简单。


巴纳德是文理学院,而NYU是典型的综合大U,两者偏好的文书类型泾渭分明。在有限的时间内,老杨大手一挥一声“换!”我们就“死磕”着把文书从头到尾重写了一套,从保守细腻的文理风转换为发散性和全面性更强的大U风。


从不顺利的开始到收到心仪的NYU offer,一路上有无数次失败的尝试,如若我决定在任何一个路障面前停下来,或许就没有今天的结果。很幸运有老杨、商老师一直鼓励着我,也归功于从小家庭的教育:无论任何时候,人必须往前走。




关于热爱


从四五年级开始练,陆陆续续也参与了很多比赛,击剑这项运动理所当然的终于出现在我申请NYU的文书里。


小时候刚开始练习的时候,由于身体柔韧性和灵活度占了优势,即使面对男生总是屡战屡胜,渐渐长大了才开始有性别导致的力量、速度上的悬殊。


可以说,我对性别、意志、友谊等等概念最初的认识都发生在剑馆和赛道上。被认成男生的啼笑皆非、作为替补不战而胜的纠结委屈、队员的义务和队长的责任、胜之澎湃和败之坦然……





银白色剑道上发生的种种都雪泥鸿爪般深刻,影影绰绰的浮现在我申请的每一篇文书、人生的每一个瞬间里,铸成我的个性、凝结成我的坚持和信条。


我总是把这十年多来击剑带给我的叫做“肌肉记忆”。遇到更强大的对手和艰难的处境,我的身体本能的知道,进攻往往比闪躲有效。


啊,我还很喜欢阅读。这着实是个没什么新意的答案,但我后来对影视、音乐剧、话剧的热情,也的确都起源于书籍。


大部头、小说、冷门、神话,我读书实在不怎么挑剔,从小就是“饥不择食”的状态。关于书籍的赞誉太多,实在没什么好说。不过仍然记得在写文书最繁忙的晚上偷着时间读余华的《在细雨中呼喊》(对不起老杨,每篇文书我都交的好晚),每一段文字都珍贵、每一秒时光都是小心翼翼的欢喜。所以写文书对我来说实在不是一件苦差事-----很难,但是愉悦的那一种困难。


这样回忆起来,USAD中得奖的演讲,灵感也来源于《Glass Castle》中扭曲的家庭(好像还是老杨送我的书hhh);叶圣陶杯几次写作奖好像也是如此。



关于结尾


哎呀对不起老杨,实在没说什么干货。


我的申请谈不上一帆风顺,但它有一个对的起自己的结果。我觉得大概申请和生活中大部分东西一样,是很难不留遗憾的。


这种遗憾未必大至错失梦校,可能只是不曾把某件小事写进文书或来源于某些必要的决定和取舍。但要不要为那些错失的东西“感到遗憾”,则是个人的选择。


我的第一篇文书里写的是自己和笔下的我之间的对话,曾经提过我不擅长给任何文章结尾,因为我总觉得文字是延续、流动、富有生命的,它们实在无法受制于一个小小的句号。


到了这篇小文章的结尾段落,我依然不知道该如何收尾;又或许它本就不该有一个结尾,因为我的感谢、努力、期待和甜蜜的烦恼,的确是无法也不应停歇的。


秉持着矫情到底的原则,这里分享初二时候读到的一首小诗。来自西班牙诗人路易斯·塞尔努达 的《漫游者》,直白简短,但时至今日仍给我很多感动。


向前,向前/你不要回转/持之以恒/直至道路和生命的末端/

对更容易的命运不要怀念/

你的双脚要踩在无人踏过的土地/你的双眼要注视无人见过的景观


只希望负责编辑的老师可以不要以“圆梦NYU”给这篇小文命名。辟个谣,没圆梦,我的梦还远着呢。





上一篇:致汇佳行走在世界各地的留学生校友们

下一篇:停课不停学,汇佳学子在线学习成果分享(五)— 艺术、体育篇

Beijing Huijia Private School. Copyright © 1993-2020.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7767号-3 京ICP备12037767号-3